在线教育一夜入冬:昨天还在招人,今天突然解散

小青爱吃草2021-06-10 161

“上班把班给上没了,就很离谱。”

刚经历辞职风波的王闻远显然还没缓过神来。从今年二月底入职到辞职,不过三个月,整个项目居然都黄了。

王闻远任职于一家在线教育上市公司,他是该公司旗下早教项目的一名辅导老师,办公地点在一个新一线城市。

他告诉市界,他们公司从主管到下面的员工,几乎都是从头招募的,从2月份初成立时的不到10个人,到项目被解散前已经扩展到了300多人。

入职前,王闻远还收到了好几家体量与之相当的教育公司的offer,✅️“我当时是被领导画的饼圈住了”,领导给的承诺是,中心才刚成立,现在进来就是元老级员工,日后做大了就能担任小组长甚至主管。

王闻远也是这么认为的,✅️毕竟直到项目解散前,公司还在招聘,一度十分缺人,“5月上旬我们领导还说马上暑假了,公司会对大学生做校招,到时候会新进一大批新人”。

直到5月底,变故陡生。

01、急速冰封

5月26日,公司的氛围和往常没什么区别,组长依然在念叨着暑假招人的事。

直到通知第二天上午10点,全员穿工装,在工位上开一个线上会议。组长提了一嘴,“大领导一般不开会,一开会应该是重要的事儿”。

包括王闻远在内的大多员工并不以为意。他们晓得即将出台新修订版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✨,“估计是要我们跟家长沟通的时候改一下话术”。

但事情的走向,彻底出乎预料——项目解散,公司裁员。

更让王闻远无语的是,以前从来没听过的“三期出单”成为了员工赔偿的绝对标准。

“我们合同里从来没有写过要求三期必须拉到客户,日常也没有过这样的说法。”王闻远说,✅️“但我领导就站在我身边让我申请自愿离职,他说我不管怎么样坚持,最终都拿不到一点赔偿。”

直到这时,王闻远才从公司原先那种“忙碌”的氛围中脱离出来,跟周围的人和网上打探了一圈,不只是他这边如此,该项目北京的同事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。

王闻远终于意识到,外边的天早就变了:✅️在经历过野蛮生长后,教育行业突然遭遇了极度深寒。

最明显的就是教培机构隔三差五“上热搜”。从4月开始,先后一大批教培机构轮番被通报处罚。据不完全统计,被通报的近20家教培机构,在两个月内的罚款金额总计约5000万元。

处罚所涉及的核心,可以概括为三个关键词:虚构、夸大、诱导。比如虚构教师资质、夸大培训效果、夸大机构实力、编造用户评价、虚构原有价格等等。

除此以外,市场监管局检查的内容还包括机构的办学资格、教师资格、是否超前教学、培训时间是否超过晚八点、收费是否超过三个月或60课时、校区安全等,称得上全方位、无死角。

并且这种检查随着5月21日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✨的审核通过而进一步严格。

随后,更多教育公司进入裁员,或停止招聘阶段,甚至传出大公司毁约应届生的消息。

在一家融资超D轮的教育公司做HRBP(人力资源业务合作伙伴)⭐的袁牧感触更为深刻。往年的四五月份,为了争取让更多的家长购买暑秋课程,各家在线教育公司,正是最需要人力投放的时刻。

但如今,尽管公司在某招聘平台上还有很多在招岗位,但实际上,她告诉市界,✅️“我们很多岗位都停止招聘了”,在京岗位的招聘已放缓,北京之外的几乎都暂停了。

吴晓峰在一家美股教育上市公司做产品经理,他告诉市界,他们公司有一些部门也已经停止了招聘。

如火如荼的在线教育行业,如同一壶煮沸的水,在毫无准备的时候,被突然丢进了极寒之中。

02、资本出走

表现最明显、反应最快的就是资本。

好未来教育曾是高瓴资本在美股的第一大持仓股,最早从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建仓持有,2019年初还曾参与了好未来5亿美元的定增,但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,它清仓了好未来所有股份,还一并清仓了一起教育

高途则遭到了老虎环球基金的清仓减持,以及瑞银七个季度以来的首次减持。

在二级市场上,各家教育公司的股价断崖式下跌,其中,市值曾一度突破千亿的高途,股价缩水近九成,从最高时候的每股149美元,跌到了如今的不足16美元。

✅️根据雪球数据,新东方、好未来、高途这三家美股上市的教育公司,自2月份至今,市值合计跌去了超4000亿人民币。

教培行业从业者孙悠悠对此感慨颇深,“如今教培机构的股价跌成这个样子,等同于无形中重创了该行业的估值,未来这个行业可能就不值钱了”。

而她没说出口的话是,✅️一旦这个行业不值钱了,本来就是被资本用钱堆起来的行业规模,能撑多久。

资本向来逐利,一如当年它们对教育行业的“追捧”。

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跟互联网密不可分,并且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加快了供给侧产能释放速度,有互联网基因的在线教育,便顺理成章地被资本发现了。

2018年前,资本对在线教育行业的态度一直比较保守、暧昧,2016、2017年合计融资金额仅仅160亿元。

但随着2018年资本进入寒冬,✅️教育行业本身特有的稳定性被无限放大,融资陡增,仅2018年一年,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规模就超过了200亿。

而真正让在线教育行业实现加速跑的,则是2020年的线下停课。激增的用户需求让在线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。

资本嗅觉灵敏,这一年,✅️全球教育投资的约80%都流向了中国,在线教育的融资金额超过了539亿元,同比增长267.37%,比此前四年的融资总和还多。

有意思的是,2018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数量多达120起,2020年却减少到了111起。539亿元的融资中,有70%的钱都给了头部两家在线教育公司,投后估值近千亿。而在教育行业,千亿市值的公司,可谓凤毛麟角。

资本大手笔的投资,也十分有“效果”。

过去,培训班蜗居在一些民房或者低矮的写字楼中,一边发宣传单,一边给路人解释“什么是辅导班”。早些年,即便规模较大的一些培训机构,每年也要定期做巡回演讲,才能让人知道它是谁,干什么的。

而如今,拍照搜题、在线大班课、xxAI课……开始变得家常便饭。一面是机构热情地推销,另一面是家长迈出好奇的脚步,但在这其乐融融的背后,资本从未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。

毕竟,资本追求的一向是高回报率,养成虽容易让人有成就感,但真金白银,才最能让他们感到畅快。✅️据说,当时两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份额一度遭到哄抢,很多投资人手上虽然有钱,但就是拿不到份额。

再看如今一些试图上市的公司,想方设法请投资人参加路演,却遭到了无情的拒绝,真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03、变了味道

✅️在进入疯狂扩张阶段前,教育行业保持着最为朴素的本来面貌,即安心做内容,做口碑转介绍。

新东方俞敏洪最初创业时,为了获客,曾冒着被处罚的风险,去电线杆上刷小广告,等到稍微有些名气了,才开始发传单。可以说,早期的新东方揽客几乎全靠口碑。

(俞敏洪)⭐

但就靠着这样原始的办法,有大批人包括外地的学生慕名而来。有些学生会早上坐火车来,听完课再回家,为了让学生免受奔波,新东方后来建了宿舍。

据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讲,当时买新东方的课程要靠抢,如果没有早点排队,就报不上名。靠着口碑转介绍,新东方营收规模不断扩大,做成了上市公司。

如今再看,有了资本加持,在线教育公司虽然穿金戴银,但却鲜少有能复制当年盛况的。

✅️大多公司要通过电销、地推、体验课等去拉人;广告漫天,5个广告牌中独占3个;冠名、赞助电视节目;大手笔地在百度、快手、抖音等平台投放信息流广告,据说,教育公司2020年为字节跳动贡献的广告收入排在了前3名;更有濒临破产的广告公司,生生靠着一家极速扩张的在线教育机构活了下来……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http://beijingtoday.com.cn/finance/478468
00